今年高校毕业生超1000万 你有没有想过创业?

为支持高校毕业生创业,从国家到地方都相继出台了各种创业扶持政策。2022年全国“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再一次指出,今年高校毕业生超过1000万人,要加强就业创业政策支持和不断线服务。

林群书就是这样一位正在创业的浙大博士,为了更好地创业,他在攻读硕士期间经历了一年的休学。博士生孙耀然选择了另一种模式,他和自己导师一起合作共同创业。

面对不断加入的大学生创业群体,林群书以自己的经历和经验建议创业者:多参加创业比赛,多见投资人;不要过度依赖政策的支持,要多想办法自己“搞钱”。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的采访是从林群书吃饭的时间里穿插进行的,因为公司还有两个面试等着他。

在学弟学妹的眼中,林群书是个“比赛狂魔”:在本科期间就拿了10个一等奖,领域横跨智能汽车、节能减排、数学建模、工业设计等等。

林群书发现,在寻找一些数据时,因为各种问题,找不到想要的完整数据集,他需要花费大量时间不断调整数据格式。“以往一个人用一生才能做完的事,可不可以让十万个人用一个小时来分头做完呢?”这个念头在林群书脑海中闪过。

以此为基础,林群书想到了一个点子——搭建一个标准化平台,采用一种众包的模式,让普通网民也能利用空闲时间处理数据,再把这些处理好的数据整理给研究人员。

那时,林群书还在研究生导师的组中,被外派到阿里做一个课题研究。但对于这个喷涌出来的创业思路,林群书根本按捺不住,白天他在阿里上班,晚上就在实验室或宿舍研究代码,常常熬到天亮。

项目成立初期,林群书的团队只有三个人。三人争取到的第一笔订单,来自某互联网大厂。

随着工作的深入,各种难题也随之而来。“一度想放弃,但总想再努力一把。”随着试错次数不断增多,项目开始顺利起来。卡着最后的交数据期限,林群书完成了这笔订单。

创业并没有耽误学业。2021年,林群书成功硕转博,不过他和导师达成了协议,允许他大部分时间都能泡在公司里。

林群书认为,自己算不上成功,但他拥有创业幸存者的经验,可以留给下一个想要创业的大学生。

“创业活下来的人往往有两种特质,有资源,有钱。”林群书靠打比赛来积累资源,靠路演和校友会资源获得投资,“所以我的第一点建议,就是要尽全力扩展自己的资源,想尽办法让公司活下去。”

如果家里没“矿”,林群书建议多去参加创业比赛,多见投资人,“我们公司初期运转的资金,就是靠我打比赛的奖金撑下来的。”

林群书还建议创业者,不要过度依赖政策支持,要多想办法自己“搞钱”。林群书曾花费了很长一段时间,研究全国各地的创业扶持政策,跑了几个城市。

“原先总觉得,既然能拿政府补贴,那就不融资了,想尽量避免资本的过度介入。”但后来林群书的团队发现,一些地方政府的创业补贴,都需要满足一定条件,这些条件很可能会牵绊公司整体发展的脚步。这些资金支持都是滞后的,需要先把钱花掉才能报销回来,所以指望政策补贴来雪中送炭基本不太可行,“大部分的补助都是锦上添花,真正想要赚钱,让公司活下去,还是要靠公司主营业务盈利。”

如果说过去的创业是单打独斗的多一些,那么未来的创业方向,一定脱离不开来自学校及相关资源的支持。

现在越来越多的学生都是和教授一起,借助教授的科研资源和力量,来共同创办公司,而这样的创业公司往往会活得更加长久。

学生有很好的点子,教授又有很多可利用的资源。这二者一结合,很多原先学生自己创业公司面临的一些问题就解决了。

竺星智慧足球项目就是脱胎于教授实验室的项目。创始人孙耀然是浙江大学光电学院何教授的博士生,这家公司就是他和教授共同出资创建的。

孙耀然酷爱足球,在读博时的一次欧洲杯期间,他偶然看到了一位在瑞士球队做足球数据分析师的中国人的访谈。孙耀然研究发现,在国内,用技术手段分析球员运动轨迹等数据的先例并不多,在中国青训和大学生足球的训练中,大部分还是延续着传统的训练方式。

“我是学光电专业的,所以我当时就在想,我们是不是可以自己搭建一个系统,用来分析和记录球员和球队的比赛数据呢?”孙耀然说。

那时候,孙耀然临近毕业,为此他特意入职了华为半年,学习公司的经营管理模式。然后辞职,入职成为何导的博士后,专门在实验室研究智慧足球的项目。

在中国,目前这项技术的底层逻辑是被欧美“锁死”的。孙耀然举例,这就像一块运动手环,你能看到手环上显示出的心跳和运动步数的数据,但你并不知道这些数据是怎么来的。孙耀然做的事情,就是搭建起手环的底层架构,让这些数据随时处于可以更新和变革当中,并把完整的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

目前,这套系统的主要服务对象是浙江的大学生赛事和青训赛事。孙耀然希望,能够从小培养孩子看数据,运用数据的习惯,并用这一套思维去踢球。

孙耀然公司于2019年注册。2020年和2021年,受疫情影响,公司的业务量始终不大。

今年,竺星智慧终于开始好转,“今年第一个季度的单子已经比去年一整年多了。”孙耀然表示,目前团队有9个人,已经有足够成型的产品可以售卖。

竺星觉得在技术足球这个领域,未来的发展一定是数据化的训练,他们的方向不会错。“即便有一天我们可能被收购了,只要有人能做这件事,能看到中国足球的进步,我们的努力就不会白费。”孙耀然说。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