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基层教练员无苗可育 只得改行当股票分析师

过去一堆荣誉,如今一地鸡毛,这似乎是中国足球大环境下,一些笼罩在昔日光环下的优秀足球人才遭遇的尴尬。时下,“南掌门”也适时刮起了扶持少年足球的风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思考:校园足球是中国足球的根基,缺少自新、自立的培养能力,将如何应对“后奥运时期”的漫长空白期?关于足球培养机制,主持者与参与者到底应该依据什么样的变量而做出决策与选择?今起,本报推出系列报道,反思校园足球,从旁观一个教练多年的执教生涯,其中的细节与辛酸,都具有样本和案例一般的普遍意义……

“啪”!烫手的烟蒂掸进痰盂,把自己深深“埋”在电脑椅子里的王振斌随即叹了口气,盯着屏幕上股指K线图开始自我解嘲:“瞧,现在我每天看着这些起起伏伏的线条,竟也稍稍找到了当年教孩子们踢球、为他们呐喊时的兴奋感……”

房间弥漫烟雾让这个45岁的中年汉子看上去疲惫不堪。对于“股票分析师”这个身份,他显然还没完全适应。他本是一名基层足球教练,球员出身,退役后致力于青少年足球,去年下半年开始,他从一名足球教练变成股票分析师。

王振斌当球员时,曾在沈阳部队足球队和沈阳足球队踢球,退役后先后在辽宁青少年足球基地、辽宁足球俱乐部足校以及沈阳金德足球学校担任青少年足球教练。王振斌培养的很多学生后来都进入到了中超一线队。在王振斌看来,这辈子应该是不会离开足球了。“以前一直是在专业队的梯队里当教练,后来又在足校当教练,我带的孩子将来都是要踢专业队的。再后来,足校没落,踢专业足球的孩子越来越少,我就到铁西一所小学教孩子踢球。那时学校因为有商家赞助,所以每个月还有收入。但时间不长,商家赞助到期,学校不允许孩子额外交钱,要想继续教孩子踢球就得是义务的,我也得生存啊,没办法,后来就把学校工作辞了。其实,那里有几个不错的苗子,好好培养的话非常有希望进专业队。”王振斌说,在自己“无球可教”的日子里也很困惑,一方面是舍不得从事了30多年的足球事业;另一方面为了生存必须得跳出足球这个圈子。“踢了一辈子球,又当教练,我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王振斌说,“选择”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刚从教练岗位下来后有点不知所措,“当教练那会儿,我对股票挺感兴趣,炒股也有10多年了。后来朋友劝我加入他的团队,仔细想想,当股票分析师和当教练比起来,有一点是共通的——给人做指导。当然,还是当教练有成就感,那是我的老本行,我想,我早晚还得干老本行!”

“前两天我还在你们报看到了一篇有关青少年足球一年经费首次超出国字号球队的报道。这是一个特别好的信号。”王振斌说,自从南勇担任中国足协“一把手”后,一直把青少年球员、青少年梯队教练员和足球学校建设等在内的基础力量培养,放在中国足球发展的首位。这标志着通过大力发展青少年足球来实现中国足球的振兴,已经成为中国足球界的共识。

不过,王振斌面对中国足协提出的“让足球走进校园”的口号却有些担心。“因为我是从基层走出来的教练,所以更能了解和清楚目前学校足球存在的困难和问题。中国要想真正开展校园足球绝对不是几个口号就能做到的。”王振斌说,据他所知,目前在沈阳小学里真正有足球队的学校不超过3支。而十几年前,仅一个区里的学校足球队就多达10多支。为什么“校园足球”在中国行不通呢?

“首先,要开展学校足球必须要有硬件设施,也就是说必须要有正规的足球场地,可现在中小学里很少有带足球场地的操场。其次,缺少必要的经费。让学校里的体育老师教足球肯定不够专业,但如果聘专业教练到学校教足球就涉及到一个付费的问题。现在教委严格禁止学校的额外收费,而学校方面又没有多余的钱支付外聘教练。第三,青少年足球教练队伍不够规范。现在针对青少年足球教练的培训非常有限,很多教练都是在吃老本,可是如果没有一个好的教练队伍,怎么可能带出优秀的足球人才。”王振斌随后还给记者讲了这样一个小插曲。

就在今年春节前,广东一所贵族学校想聘王振斌到那里教足球,并给出了相当可观的待遇。但学校在做有关“你是否想踢足球”的问卷调查后,一下子傻了眼,因为在1000多名参加调查的学生里,仅有20多人表示愿意踢足球,最终“足球走进校园”的计划被无奈搁浅。

王振斌说,现在的孩子之所以不愿意踢球,一方面是因为足球的大环境不好,踢到职业队也挣不到什么钱;另一方面,现在的孩子真的不好管,说深点、管得紧点,孩子就会产生逆反情绪,动不动就罢踢。可老话说得好,“棍棒底下出人才”,如果教练不严要求,怎么可能有出头之日呢。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成才率越低学踢球的人就越少,而踢球的人越少,想选好苗子就越难。

据记者所知,全国的青少年人口总数是2.7亿,但在足协注册的青少年球员人数却不到3万。1994年,全国有各类足校4200所左右,2008年只剩下不到40所。青少年足球人口数量是衡量一个国家足球发展水平的重要参考数据。而足球基础坍塌正是中国足球近几年迅速下滑的“罪魁祸首”。

“其实日韩足球的经验就摆在那,我们完全可以拿过来套用。”王振斌说,他曾在几年前到韩国考察那里的青少年足球发展模式。“在韩国几乎每个学校都有标准的足球场。我们还特别去许丁茂担任校长的韩国第一所足球学校———龙仁足球基地,那里的硬件设施就不必说了,光是雄厚的师资力量就连我们的国字号队伍都比不上。那里不同年龄段的队伍都配有3名教练,一名巴西教练、一名法国教练和一名韩国教练,因为韩国足球的方向就是技术型,而这为从青少年球队到成人队过渡,奠定了统一的发展方向和足球风格。”王振斌不无羡慕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