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巢之下无完卵 经济下行大背景下即使美国棒球大联盟也难生存

很多朋友都觉得2008年北京奥运会可能是人类历史上举办奥运会的巅峰之作,从08年以后奥运会感觉是一届不如一届了,人们对体育的关注度似乎也没有那么高了。也许有人说这种看法可能过于主观了,但是现实确实是这个样子的,体育运动尤其是职业体育联赛的受关注度已经今非昔比。

现在就算是足球这个世界第一运动也面临着“内卷”的风险,欧足联在国际足联的话语权比重越来越大,这不仅仅是因为欧足联成绩最好,也因为国际足联超过70%的营收都来自于欧洲。营收过于集中代表足球的受关注度在全世界其他地区快速下降,尤其是中国、美国、俄罗斯和印度等主要人口大国的人民对足球感情越来越淡漠,加上国家队成绩也不理想,使得足球的整体商业价值降低,反过来也影响了欧洲足球的营收和国际足联的影响力。

2008年的全球经济危机使得自由主义主导的全球化进程开始逆转,区域化经济逐渐取代全球化成为主流。体育运动也呈现了同样的趋势,因为体育尤其是职业体育与经济是密切相关的,足球过去能够成为世界第一运动与西方文化殖民背景和经济全球化的资本自由流动有直接关系,现在经济区域化之后人们更多的会关注区域内或者本国较为强势的运动,而不再关注其他地区更擅长的运动。

美国一直是这种区域化的杰出代表,即使在足球横行世界的年代,橄榄球、棒球、篮球和冰球这四大球一直是美国人最关注的体育运动,这四大职业联赛的地位在美国不亚于中国春晚的影响力,然而即使是这些最受关注的职业联赛也面临着难以为继的困境。

棒球在美国是仅次于橄榄球的第二大职业联赛,营收能力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数一数二的,然而就是如此吸金的职业联赛也不得不在3月9日宣布停摆。停摆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劳资双方无法达成协议,双方争夺的焦点是关于110亿美元工资收入分配的问题。俱乐部方面希望球员能够降薪,因为从2020年开始棒球大联盟的上座率受疫情影响始终低迷,俱乐部的营收非常不乐观,如果再继续维持高工资那么俱乐部就无法承受,所以球员必须降薪。

球员工会方面也不让步,因为除了少数明星球员收入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之外,剩下的非明星球员降薪的幅度会非常大。现在美国国内通膨问题非常严重,对于吃青春饭的球员来说如果拿不到足够的收入,未来生活会变得非常困难,所以他们也没有多少让步的空间。

但是在资本主义国家资方的力量基本上是属于强势的,见球员工会不愿意妥协,资方也干脆宣布联赛停摆。资方还规定在停摆期间不会给球员发放哪怕一毛钱的工资,并且不允许球队与球员签订新的合同,也不允许球队之间进行交易,这样彻底断掉了球员的工资收入。

停摆的威胁不仅仅影响球员现在的收入,也会影响他们未来的收入。因为不能够达成协议,棒球大联盟的开赛日已经从3月31日延后到4月14日,这意味着棒球大联盟已经无法维持一个162场比赛的常规赛季。美国职业联赛的特点是球员收入与出场次数直接挂钩,如果你在非伤病情况下不能够参赛,那么工资会按照缺席场次数扣除,由此引发的包括税务方面的所有损失由球员自己承担。

对于资方的强硬态度球员工会显得很委屈,在最近的一份声明当中球员工会表示停摆取消比赛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做法,虽然双方没有达成一致,但是球员仍然想要比赛,并且迫不及待地为全世界最好的球迷献上精彩的比赛。当然这么肉麻的话语只是搪塞罢了,实质上停摆让球员在利益上很肉疼才是真的,这个局面让他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非常尴尬。

尴尬又能怎么样呢?不管是俱乐部还是球员都必须面对现实,经济不景气职业体育联赛就会受到连累,当大部分人都没有足够收入养家糊口的时候,哪里有那么多闲心去观赏比赛呢?俱乐部和投资人终归是要看到商业利益的,如果没有利益他们才不会在乎什么体育精神和传统,要是亏钱他们会立即脱身不会再继续投入。球员的影响力再大也只是打工人,没有愿意支付工资的资本他们也得断粮,这就是资本社会的基本逻辑。

现在疫情和战争以及潜在的其它冲突对全球经济影响非常大,在短期内全球经济重回正轨的可能性非常低,这也意味着未来全球各地各种体育联赛将会面临更多的困境。而受此影响我们将会迎来一个体育小众的时代,这是一个基本确定的事情。